“打这玩意儿有什么意思?就一根棍子抡一球。”

    这是姜纹来到高尔夫球场之后,说出的第一句话。然后,他在汤臣高尔夫会所酒店住了三天,每天早晨起来就约宋维扬去打高尔夫球。

    如果没有宋维扬出现,姜纹大概会在一两年后,被朋友强行拽去打高尔夫。从此一发不可收,甚至在07年拍《太阳照常升起时》,在剧组随身携带高尔夫球杆,利用拍戏的间隙打两杆,经常就地捡小石子练习挥杆。

    圈内总结姜纹打高尔夫球有三大特点什么场地都打,什么时间都打,什么东西都打。

    “来,老姜,我给你介绍一下,”宋维扬拎着球杆笑道,“这是老张,张朝扬,搜狐公司的ceo。”

    张朝扬主动握手“姜导你好,我是你的影迷。”

    “哈哈,客气了,”姜纹笑道,“搜狐老总嘛,我知道,去年还去登了珠穆朗玛峰。”

    “那就是作秀,为了推广搜狐移动短信。”张朝扬也笑了。

    姜纹那句话其实暗藏玄机,甚至带着一丁点讽刺。他第一次听闻张朝扬的大名,其实是跟京圈几个朋友闲聊,大家都说张朝扬是善财童子。大约是从去年开始,张朝扬就频繁出入京城娱乐场所,雍和宫钱柜、工体飞来吧……到处都留下了张朝扬的足迹,一边玩一边谈生意,而且每次消费都高得吓人。

    那些地方经常有娱乐明星出现,张朝扬也热情结交,时不时的主动掏钱帮人买单。

    人们常说张朝扬半只脚踏进了娱乐圈,其实在更多的时候,娱乐圈里的人把他当凯子。记者有一次采访辣阴,让她评价张朝扬,这位女星回答道“他是一个好人。”

    你看,不止it界评价张朝扬是个好人,就连娱乐圈也评价张朝扬是个好人。

    在另一个时空,新浪推出微博以后,搜狐也跟着推出微博。即便失去先机,但张朝扬仅凭私人关系,就瞬间请到200多个明星或大咖入驻,这些名人全都是张朝扬多年结交的朋友。就算是眼前的姜纹,也会跟张朝扬交上朋友,《太阳照常升起》的电影官网就挂在搜狐。

    拥有这么多明星资源,按理说搜狐视频应该很有搞头,可惜产品运营做得太差了!

    今天一起打球的还有沈南朋,这位老兄看似悠闲自在,其实已经准备搞大动作了。明年他就会跟红杉资本合作,共同创建“红杉中国”,其成功投资的企业有360、乡村基、京东、唯品会、美团、大众点评、途牛、驴妈妈、高德、乐蜂网、聚美优品……

    “嘿,这个球打得不错!”沈南朋赞道。

    姜纹笑着说“运气好,运气好。”

    张朝扬问“姜导打算什么时候拍新片?”

    “已经有初步概念了,正在攒剧本拉投资。”姜纹说。

    宋维扬开玩笑道“老张是有钱人,投资不够就找他砸钱。”

    张朝扬连忙说“在老板面前,我算什么有钱人?要投还是你来投吧。”

    “说说看,什么片子。”宋维扬道。

    姜纹说“这是一部反映特殊时代的电影,但为了过审,拍得会非常隐晦。现在我还没有明确的故事线,只有几组画面,我跟你们讲讲天空是纯纯的蓝,草木是油油的绿,泥土是生生的红,没有掺杂任何灰调……”

    宋维扬、沈南朋和张朝扬都有些懵逼,这尼玛就几个画面,就要筹拍电影了?听起来跟散文诗差不多。

    但《太阳照常升起》真就是这么确立的项目,前段时间姜纹遇到一个文化部门的领导,领导问“姜导,你怎么不拍东西了?”姜纹反问“你们允许我拍?”领导笑道“谁说不让你拍了?谁能拦得住你姜纹拍电影啊?”

    姜纹顿时欣喜若狂,因为自从《鬼子来了》之后,他一直处于被“禁拍”的状态。但这又不可能下文件禁拍,多半是某位领导的一句话,于是姜纹就不能拍片子了。现在又是一句玩笑话,但等于是放出了风声姜纹被解禁了!

    其中内情非常微妙,并不仅仅是一句话的事情。

    很快,姜纹就把自己的御用班底,请到自己家里吃饭喝酒。半醉半醒之间,他讲了四段故事,剧情非常简单,但画面感十足,然后让御用编剧给他写剧本。

    “我投300万吧。”宋维扬笑着说,权当是私人感情投资,根本没有想着赚钱。

    就《太阳照常升起》那破玩意儿,你得参考影评反复观看才能弄懂,在电影院里只会把观众整得一头雾水。即便把故事完全看懂了,也很难跟导演产生共鸣,顶多生出一种拍得很牛逼的念头。

    姜纹甚至把亲爹亲妈都拉去看片,亲妈看完了不说话,姜纹问道“你是不是没看懂啊?”亲妈说“什么话?我会看不懂你的骗子?”于是亲妈把故事剧情捋顺了,姜纹听了说“那没问题,拍的就是这些。”亲妈又说“别,故事我全明白了,但你想表达什么啊?主题思想在哪儿?”姜纹急了“主题思想就在那儿,太阳照常升起!”

    亲爹则对姜纹说“儿子,你要造酒,我瞅着吧,个别地方有点像酒精。你下回度数低一点,弄一啤酒,十二三度,恐怕会好点儿。”

    说白了,个人感情渲染太过用力,自己把自己给感动了,观众完全get不到导演的点儿。

    同样喜欢放飞自我的还有陈导,《霸王别姬》的主创一水儿大咖,外加还有个强势制作人,陈导拍片时只能憋着,于是打造出一个华语经典影片。一旦没有制作人和其他主创束缚,陈导完全按自己的来,就会思想遨游天际,八匹马都拉不回来。

    “谢了啊,这300万我就收下了。”姜纹也不客气,他拍电影跟韩信点兵差不多,对于资金是多多益善。

    就拿《太阳照常升起》来说,剧组弄来几百只飞禽走兽,姜纹还亲自剪毛染色。300多平的藏式房屋,几十吨的鹅卵石和红土,来自八个城市的13节车厢,都是千里运输到外景地,拍摄经费就是这样花出去的。

    一部2005年开拍的文艺片,制作成本给你整出6000万元,这还是不包括宣传费的纯制作成本,是不是有点太过于精良了?

    宋维扬撒了300万出去,终于说到正题“老姜,现在国内影视剧的网络版权什么价格?”

    “什么是网络版权?”姜纹反问。

    宋维扬解释道“搜狐刚弄了个视频网站,网友可以在网上看视频。我想把一些电影、电视剧的网络版权买来,放在搜狐视频上供大家观看。”

    姜纹放下球杆,挠头说“随便给个三五千就行了。别人的我不知道,我的电影可以帮你联系出品公司,每部片子你给5000块钱就行。”

    “那么便宜?”宋维扬稍显意外。

    “嗨,都是白捡的钱,能卖多贵啊?”姜纹笑着说,“中国遍地是盗版光盘,已经播放过的影视剧,出品公司一分钱都赚不到。我跟你说啊,你如果真看好这玩意儿,直接找中影那样的大公司,几千块钱一部的版权打包购买。几十上百部的片子买下来,影视公司就能进账百来万,他们指不定有多高兴呢。”

    宋维扬点头笑道“是个好主意,你介绍个朋友,请他帮忙联系一下呗。买到的片子越多、越便宜,我给他的劳务费就越高。甚至动画片都可以,什么葫芦娃啊,黑猫警长啊,大头儿子小头爸爸啊,有多少我们就要多少。”

    “这是小事儿,包在我身上!”姜纹拍着胸膛说。

    现在屯版权是没有屁用的,因为视频网站属于监管空白区,只要你不做专业新闻视频,那捅破了天都没人来管,出什么问题直接删除视频了事儿。但等到2008年前后,版权风暴就会掀起,国内视频网站瞬间暴毙90以上,剩下的也都变得要死不活、每况愈下。

    只有乐视是一朵奇葩,居然提前屯版权,在版权风暴当中一飞冲天。

    如果搜狐视频现在就囤积版权,到时候竞争者全得去吃屎,连《葫芦娃》都别想给老子播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