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岸线文学 > 365棋牌游戏上分软件 > 明朝败家子 > 第一千六百五十章:太子逞威
    弘治皇帝见了朱厚照这个模样,皱眉。

    这是何等的场合,入朝理应穿朝服,岂可穿着戎装。

    何况你是太子,穿着戎装,也不合适。

    随着弘治皇帝年纪越来越大,滋生出了太子登基的心思,对于太子任何一点错处,都变得愈发的不安。

    只是当着群臣的面,弘治皇帝却是不便发作,微笑,只当做没有看见的样子:“噢,太子的病好啦?”

    “父皇,病好了。”朱厚照道:“儿臣现在精神奕奕,龙精虎猛。”

    弘治皇帝点头,别有深意的看了方继藩一眼。

    他自是觉得,自己委托方继藩重任,和他秘密商议了自己退位之事,可方继藩这家伙,在这个节骨眼上,居然还不谨慎,添乱!

    方继藩却是笑吟吟的样子:“儿臣的病也好了,儿臣在病中,忧心如焚,时时刻刻想着,儿臣这一病,不能为君分忧,心里便难受的不得了,幸好西山医学院,妙手回春,如若不然,身上本就带病,倘若再心有成疾,实是愧对皇上,愧对朝廷。”

    此时,有人突然道:“太子何以戎装上殿,此乃失礼!”

    话音落下,众人朝声源看去。

    却是一个不认得的大臣,理应品级较低。

    他的话中,带有斥责。

    朱厚照瞥了他一眼:“尔是江南人士吗?”

    这人一愣,舔了舔嘴唇,最终点头:“是,臣乃绍兴人。”

    “噢。”朱厚照便乐了,他对江南的人,都很有兴趣。

    朱厚照道:“本宫穿着这戎装上殿,自是顺应民心,老方,你来说。”

    于是方继藩摇头晃脑道:“子曰:夫君者舟也,人者水也。水可载舟,亦可覆舟。太子殿下虽为储君,却也是君,自当顺应民心,如若不然,岂不是这些年的书,白读了?”

    看着朱厚照越来越不像话,谢迁终于还是忍不住了。

    虽是许多人已开始跃跃欲试,他们预备了大量的理由,要在这廷议之中,好好的抨击一番。

    可谢迁脾气急,上前,肃容道:“殿下,敢问这是哪里来的民心民意?”

    “这是……”朱厚照不似方继藩,他的口舌不太厉害。

    谢迁便凛然道:“太子殿下哪,说起了民心,老臣倒是有一些事,想要讨教。”

    谢迁在弘治十一年时,便已加封为太子少保,按理来说,这太子太保,乃是辅佐太子的官员,他算是太子的半个老师。

    虽然这只是虚衔,可名分却还是在的。

    因此,他板着脸,一副要讨教的样子,资历却是够了。

    朱厚照道:“讨教什么?”

    “讨教何谓民心民意。”

    朱厚照看一眼方继藩,方继藩朝他一点,似乎在鼓励他。

    朱厚照便背着手,故作镇定:“好啊,那么,就请谢师傅来和本宫说说,何为民心民意?”

    “左传曰:六物不同,民心不壹,事序不类,官职不则,同始异终,胡可常也!太子殿下,可知这是什么意思吗?”

    朱厚照憋红了脸,脑袋开始琢磨。

    谢迁正色道:“这意思是,天下有万民,万民的心意,并不一致,因此,治大国者,必须小心谨慎,切不可凡事操之过急,因为太子殿下取此民心,便要背离彼之民意,太子殿下令一部分百姓受惠,就要伤害一部分的百姓。”

    朱厚照想了想,觉得这话有道理。

    谢迁朝弘治皇帝方向拱拱手:“今陛下迁徙士绅,臣自知陛下此举,乃是为了佃农百姓,这样做,无可厚非。太子负责迁徙之事,这士绅之民,本就因为朝廷的政令,而受到了损害,理应好生安抚,可臣听说,在迁徙的过程之中,简单粗暴,这些可是有的。甚至齐国公还放言,要掘人祖坟。”

    方继藩眨眨眼,一副无辜的样子,有吗?

    朱厚照便额上青筋爆出:“迁徙之事,事关重大,只要朝廷有一丁点的松动,士绅们便会得寸进尺,绝不肯迁徙,因此,只能用强,不然,谢师傅莫非还可以和他们讲道理,让他们乖乖迁徙?”

    “迁徙吕宋,本就是错误的。”谢迁正色道:“吕宋是何等地方,离中国何其远也,这么多手无缚鸡之力之人,远渡重洋,至那蛮荒所在,其中艰难险阻,殿下可知否?”

    朱厚照不禁奇怪的看了谢迁一眼:“谢师傅又未去吕宋,岂知吕宋艰险?”

    谢迁不禁要抓狂,这是什么话,这是狡辩,我当然没去过,可是不代表只有去过,方知那里何其的艰难!

    自然,谢迁是辩论能手:“殿下莫非去过?”

    朱厚照:“……”

    谢迁道:“殿下没有去过,却问臣有没有去过,这未免有些强词夺理。吕宋,化外蛮夷之地,人所共知,太子殿下……臣……哎……”

    谢迁跟人争辩起来,总是容易上脸,因此,此刻谢迁的脸红的可怕,可很快,他意识到了自己是臣子,不禁叹息,幽怨的看着朱厚照道:“臣的亲族,为数不少去了吕宋,臣对此,没有怨言,只是……他们也是大明的子民,本都是读书人,现在悬孤海外,何其凄凉,殿下现在若是派人去吕宋,允愿还乡者还乡,准他们在江南安顿,至于土地,不要也罢,如此……方为仁慈啊……老臣……老臣……”

    说到此处,似乎想到了自己的亲族在外的惨景,谢迁眼里噙泪:“这般将人强行送去吕宋,与流放又有什么区别?他们有何罪,又何其无辜。”

    百官之中,不少人动容。

    似乎被谢迁的话所感染,不少人开始低头擦拭眼泪。

    多少人的亲族,被送了去。

    他们当初,可都是一群人上人,转眼之间,便如囚犯都不如。

    都说人离乡贱,这哪里是离乡,这是充军发配啊。

    弘治皇帝端坐,他没有吭声,而是非常细心的观察着朱厚照,他想知道,在面对百官质疑时,太子会是什么表现。

    不过……朱厚照方才的表现,并没有让弘治皇帝满意。

    因为显然……谢迁引经据典,屡屡驳斥的朱厚照没有话说,此后的动容之言,莫说是别人,便是弘治皇帝,也不禁为之凄然。

    朱厚照一听到谢迁的亲族,眼睛却亮了。

    弘治皇帝观察到了这些,心里一咯噔……这个傻儿子,他不会……

    却见朱厚照惊喜的道:“你的亲族,是不是有个叫谢志文的?本宫认得他呀!”

    殿中骤然之间,安静了下来。

    卧槽……

    谢迁听到这一句,我认得他,眼前一黑,几乎要眩晕过去。

    自己的这个堂兄,和自己自幼一起长大,此后自己出仕,而他却在家中操持谢家的家业,虽是兄弟二人,天各一方,可这兄弟之情,却非同一般。

    堂兄一辈子都待在自己的老家,现在被强迫迁去了吕宋,可以说……不慕虚名的堂兄,几乎是透明一般的存在。

    太子殿下怎么会认得他?

    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

    太子殿下想借自己的堂兄,来报复自己了。

    自己只是想要讨个公道,据理力争。

    根本不曾想过,太子殿下,这个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如今成年之后,居然下三滥到如此的地步。

    他曾听到过无数的传闻,说是太子和齐国公,成日要拿别人全家去要挟人。

    听到的时候,他是不相信的,因为他知道,这世上的事,真真假假,以讹传讹,传闻难免夸大。

    可现在……太子殿下居然……居然……

    谢迁骤然之间,整个人萎靡了,他脸色惨然,心痛如刀割!

    这……就是太子的本性吗?

    朱厚照却是满面红光:“谢志文嘛,年六十有九,就是谢公的堂兄是不是,他的文章写得也不错,不知为何,却没有做官。”

    谢迁身躯颤抖,整个人似乎要瘫了。

    百官们顿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太残暴了。

    朝堂之上,居然变成了豺狼逞凶的所在。

    可太子那般眉飞色舞,喜滋滋的样子,这却更加让人毛骨悚然。

    可怕……太可怕了。

    却不知谢公堂兄,如何了?

    弘治皇帝听到此,顿觉得意外,随即……他眼里也掠过了震惊。

    难道……

    “殿下……殿下啊……”谢迁像是整个人崩溃了一般,这已和自己的亲族无关了,而是整个价值观的崩溃。

    他自认自己是数朝老臣,兢兢业业,辅佐圣皇,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哪怕是新政触动了谢家的利益,他也愿支持新政,可哪里想得到……

    当今太子,未来的皇上,居然……昏聩至此!

    “太子殿下岂可如此,为君者,当行王道,岂可这般侮辱要挟大臣……”

    谢迁痛哭流涕。

    群臣之中,不少人眼泪也是模糊。

    弘治皇帝身躯颤抖。

    朱厚照想了想,才道:“这是什么话,本宫为何不能认得你的堂兄,他还给我修书写信呢!”

    写……写信!

    ………………

    第二章送到,待会儿还会有一更,不过可能会有点晚,快十二点了,老虎得挣全勤奖,所以先发一段来,别说老虎断章了,谢谢。老虎是凭良心做事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