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七大圣地之一的古神教,教主之位传承更替,自有完整礼仪,并将广传天下,邀同道好友观礼。

    不过,对眼下古神教自家内部来说,一切皆已水到渠成。

    陈洛阳居高临下,俯瞰众人,视线落在彭峰、汤乙明二人身上。

    彭峰师徒接触到陈洛阳的视线。

    对方眼眸中没有任何情绪,也没有任何温度。

    彭峰、汤乙明心中都生出无来由的感觉。

    他们仿佛被陈洛阳一眼看穿。

    此前私下里一直积极反对陈洛阳的一切小动作,全都落在陈洛阳眼里。

    彭长老默然,长长吐出一口浊气。

    他身上,有暗金光辉闪动。

    作为殿内唯一一个第十八境修为的巅峰武圣,彭峰如此动作,让部分人心中不安。

    反倒是练步一、高长老等顶尖高层强者,淡定自若。

    就见彭峰身上,有闪动暗金光辉的黑暗潮水涌动,从他体表退下,落在他手中,化为一件漆黑铠甲。

    与铠甲在一起,还有一柄奇形怪状,刀锋如锯齿般的短刃。

    彭峰保持跪伏在地的动作,双手托起铠甲与兵刃,高举过顶,呈献给上方的陈洛阳。

    殿内众人见状,心头明悟。

    罚神锋,罪魔铠。

    古神教由教主执掌的两大至宝。

    此前为抵御蛮荒族王,两件宝物都落在彭峰手里。

    现在彭峰将之交还给陈洛阳,便等于是彻底服了软,承认陈洛阳教主之位,任凭陈洛阳处置的意思。

    有少数人,心中怅然若失。

    羲皇古阵虽然强大,但陈洛阳本人毕竟还只是第十七境的武圣。

    彭峰选择将罚神锋、罪魔铠交还,就连最后一点希望也放弃了。

    一个披头散发的少年,笑嘻嘻从他手里接过宝物,然后走上台阶,放在陈洛阳身旁桌上。

    陈洛阳并不看两件宝物,不过视线从彭峰身上挪开。

    彭峰心中松一口气。

    旁人,无法理解他刚才的感受。

    陈洛阳目光落在他身上的时候,他心中生出极度危险的感觉。

    罚神锋与罪魔铠,无法给他丝毫安全感。

    有两大至宝在身,他自信能稳胜苍岚铁。

    但他更确定,陈洛阳的实力,绝不仅仅只是胜过苍岚铁那么简单。

    联想到对方曾经与蛮荒王后也有一战的传言,彭峰深深怀疑,面前的陈洛阳实力之强,远超旁人想象。

    否则,他也不可能从先天冢内满载而归。

    除了羲皇古阵,这个年轻人,其本身的实力也绝对惊世骇俗。

    当对方视线从自己身上移开时,彭峰才感觉那如芒在背的危机感消失。

    但只是没了生死危机。

    恐怖的气息仍然笼罩他,让他不敢轻举妄动。

    彭峰心中明白,他跟杜期明不同。

    杜期明辈分老,立场不偏不倚,不含私心,此前忠于教主江懿,是因为江懿在位,有利于教中稳定,有利于古神教本身发展。

    他不忠于具体个人,而是忠于古神教的教主。

    陈洛阳并非量窄之人,也没有整个古神教上下大清洗的打算,只要杜期明臣服,就肯定不会动杜长老。

    所有人都被召来圣宫,只有杜期明和张天恒没来,自然不是因为他们无足轻重,恰好是因为陈洛阳给予他们信任。

    既然杜期明成为正面典型,那反面典型就是他彭峰了。

    稍有不对付,彭长老立马人头搬家。

    方才表现,也不过是临时赎回自己一条性命。

    接下来命运如何,还要看他表现。

    彭长老心情沉重。

    他的弟子汤首座,心情更沉重。

    陈洛阳的视线从彭峰身上移开,便落到旁边的汤乙明身上。

    那庞大的压力,有瞬间让汤乙明感觉自己在面对江懿那样的一方巨头。

    “今日起,你入神魔宫修行,专心习武。”陈洛阳淡淡说道。

    汤乙明略有些痛苦的闭上眼睛,叩首到地:“……谨遵教主谕令。”

    “玄武殿首座一职,由苏伟接任。”陈洛阳视线便从汤乙明身上移开:“苏夜任玄武一。”

    顶着一对黑眼圈的苏伟出列行礼:“谨遵教主谕令,谢教主隆恩。”

    苏夜放下罚神锋和罪魔铠后,便退了下去,同自家大哥并列,这时也笑呵呵行礼:“是,师兄。”

    玄武殿里大都是汤乙明亲信,这时看着汤乙明、彭峰,噤若寒蝉。

    原本的玄武一,也不敢问自己如何。

    大家面面相觑,都无声苦笑。

    能顺位后退一位,不被大清洗,就要谢天谢地了。

    但愿是玄武一变玄武二,玄武二变玄武三,玄武三变玄武四,玄武四去接苏首座先前玄武五的班。

    最让他们介意的是,这都有可能成奢望。

    毕竟陈洛阳手下还有其他亲信。

    至于说玄武殿会不会起乱子,别说陈洛阳了,汤乙明都不担心。

    苏伟这近一年的时间里低调行事,将红尘界古神教里里外外观察清楚,就是在为这一天做准备。

    至于苏夜,此前因为陈洛阳的有心控制,他少与教中人交手切磋,是以大多数人对他的修为境界了解有限。

    他也是在先天冢之行前不久,才刚刚突破。

    不过,看到他方才拿起罚神锋、罪魔铠,大殿内古神教众人就都倒吸一口凉气。

    古神教两大至宝都极为凶厉,武圣修为以下的人根本无法接触。

    那个披发少年安然无恙,就已经表明其实力。

    武圣!

    以他一贯的凶恶,实力也定然非寻常第十六境武圣可比。

    陈洛阳如愿打造出一杆至凶至锐的魔枪。

    大家早就听说在神州浩土的时候,苏家兄弟俩就是如此搭配,执掌神州浩土古神教玄武殿,如今这一切,在红尘界再次上演。

    底下众人心思浮动,陈洛阳面上神情则波澜不惊,语气没有任何起伏:“白虎殿首座之位一直出缺,今日由谢不休补上。”

    教众闻言,心中又都微微一动。

    这项任命,不算意外。

    此前白虎殿首座一直空缺,由杜期明杜长老代为执掌,谢不休早已在杜长老手下白虎殿里多时。

    如今陈洛阳提拔亲信,谢不休熟门熟路,顶上白虎殿首座的缺位,也算理所当然。

    不过,按古神教惯例,除玄武殿首座外,其余三殿首座,都必须至少达到第十六境的武圣修为。

    如果不是陈洛阳要凭自身威权压服众人的话,那即是说谢不休本人的修为已经可以服众……

    大家念头正转到这里,就见谢不休出列,向座上陈洛阳一礼:“谨遵教主谕令,谢教主隆恩。”

    他说话过程中,主动将自己一身气势散布开来。

    在教主面前如此,这本是有点失礼的事情,但眼下无人追究。

    众人静静感受其中变化,都心道果然。

    谢不休,也超凡入圣了。

    不少人忽的惊觉,原来除陈洛阳本人盖压群雄,教主之位无可争议外,他麾下亲信人马,也都已经成了气候。

    说起来,那个叫张天恒的小子,自打来到红尘,入了神魔宫修成神魔血,修为实力也在突飞猛进。

    眼下虽然还留在神魔宫内,但以后必然也要外放。

    他从前在神州浩土古神教就是在白虎殿,将来说不定会接谢不休的班。

    小谢同学本人最期待那一天的到来。

    毕竟白虎殿的差事,太得罪人太麻烦了……

    “青龙二,入神魔宫潜修。”陈洛阳一切早有腹稿,安排自如:“宁久微,任青龙二。”

    宁久微当即出列行礼:“谨遵教主谕令,谢教主隆恩。”

    青龙二也是相同动作。

    殿内一些人,偷眼打量眼下的青龙殿首座,练步一。

    一直以来,练步一在古神教内部,都略有些尴尬。

    作为陈洛阳来红尘之前,古神教年轻一代最杰出的弟子,练步一却常年待在神魔宫中不受重用。

    她是“落日王”郑池弟子,一直不是江懿嫡系。

    而青龙殿上任首座乃江懿亲传弟子林岩。

    林岩陨落后,练步一接掌青龙殿首座之位,想要将青龙殿掌控得力,如臂使指,难度可想而知。

    总算此前平定郑池内乱的过程中,青龙殿是主力,借助出战在外的机会,练步一软硬兼施,终于将青龙殿的人和事捋顺。

    那一战中,大家也惊诧的发现,郑池、练步一这对师徒,关系并不和睦。

    相反,她与江教主之间,似有默契。

    这也是她能渐渐捋顺青龙殿人事的原因之一。

    结果刚刚有所收获,陈洛阳这就一脚踩进来,练首座又要头疼了。

    不过,此刻看上去,练步一平和淡然,并无所觉。

    反而是朱雀殿首座洪彪,心中隐隐不安。

    他虽然果断投诚,但从没自我感觉良好到以为能安然过关,只是不知陈洛阳究竟如何打算。

365棋牌游戏上分软件     虽说他对朱雀殿的掌握力度不如练步一对青龙殿掌握的力度,但要是陈洛阳不往朱雀殿里面安插亲信,那恐怕就是要动他这个朱雀殿首座了……

    洪彪忐忑不安,陈洛阳却仿佛真的忘了朱雀殿,只是平静的挥挥手:“高长老和练首座留下,其余人下去吧,多事之秋,各自用心办事。”

    “是,教主。”众人闻言,忙行礼告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