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岸线文学 > 科幻恐怖 > 瘟疫医生 > 第三百六十六章 急诊儿科医生【求月票,求订阅】
    虽然今天是元宵节,但不是法定节假日,而且是星期二,全年无休的医院自然也是打开大门的。

    南乡市第三人民医院,急诊科人来人往,前来就诊的病人与家属们占满了候诊大厅,电子叫号系统不断响着。

    医院里有一个迷信,那就是医护人员不要在晚上立fg,说什么“今晚好像不忙啊”“今晚挺闲的”,哪个科室有人这么说了,接着很快就会出事,然后忙翻了天。

    曾经还有国外机构对此做过实验,抽选一些不同医院的不同科室设两个组,平时的工作量基本相当,一个是立fg组,一个是不立fg组,结果表明,立fg组确实会变得更忙一点,还不清楚这是什么异常力量使然。

    但是在急诊科,即使不立这种fg,医护人员们也是忙翻了。

    尤其是急诊儿科那边,从傍晚到现在快凌晨,基本上就没有停下来过。

    “打针后再观察。”值班的主治医师之一刘国林刚刚给一个发烧383度的七岁小男孩看完诊。

    其实他是不建议打退烧针的,小孩子发烧383度只是低烧而已,这个病人也没有咳嗽、咳痰等症状,病情非常轻,这种情况用冰袋物理降温,吃点解热镇痛药,多喝点水,一般很快就会退烧的了。如果这样退不了烧,还加重到中到高烧,到时候再考虑退烧针不迟。

    这退烧针可不是什么宝贝,副作用太多了,出现过敏休克等症状还是轻的,严重的话甚至致死。

    虽说先做好皮试一般问题不大,但任何有专业素养的医生,都不会建议随便打针。

    但是小男孩的父母较为激动,多番主动要求打退烧针,还催促他快点,不要耽误了孩子的病情。

    出于复杂的医患关系环境,以及就业几年来的经验教训,刘国林顺了他们的意。

    “唉。”等这对父母带着孩子走出急诊室了,刘国林摇头一叹,“熊家长。”

    他们医生私下经常都会有这类抱怨,有些国人患者及其家属太有自己的主张了,宁愿相信自己没来由的不专业知识,或者往网上搜索看了一下,也不相信医生,有的甚至把医生当敌人看待。

    说看病贵、回扣什么的,却根本不了解负责药物定价和采购的都是什么人,那是他们医生能说了算的吗?

    他们医生有良知的那些人能做的,最多就是在给病人使用一种药物的时候,进口药和国产药的生产工艺、疗效是完全一样的,也不是什么先进药物,但进口药100块,国产药30块,这种时候给病人开国产药。

    但这样会让科室收入少了,自己的奖金也少了,有些科主任还会不满,说下次开进口的。

    原因有二,营收只是其中之一。

    另一个原因是,一旦出了事,病人家属往往会骂,你怎么不用进口药?你搞什么?你是不是拿了国产药的回扣?

    所以到头来如果出了什么事情,背锅的还是医生,不管你有没有良知。

    儿科,特别是儿科,小孩子通常都很难说得清楚自己的病感,每位孩子又是其父母的心头肉,不哭闹的时候父母们还能冷静,要是痛苦地哀嚎着,父母们就很容易失去理智……儿科环境十分复杂。

    刘国林本科毕业后出来做医生五年了,从一开始还会给父母们解释、甚至据理力争,到现在往往是好吧,你要打针那就打针吧……他也知道自己在被社会化,要变成自己曾经讨厌的那种人,但有的时候,真是没有办法……

    他又不是顾俊,不是什么天机局人员,只是一个无权无势的小医生而已,先得把自己照顾好。

    自从那次被个激动的母亲掴了一巴掌,刘国林就不想再惹事了……

    而且他上的是晚班,到零点他就下班了,更不想在此刻惹事。

    这时候,刘国林刚刚揭下口罩,拿起保温杯喝了一口水,下一位患者就进来了,一对三十出头的父母忧心忡忡地带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走进急诊室。

    “快点叫刘医生。”那妈妈推推小女孩,小女孩很有礼貌地叫了声“牛医生好。”

    “好,晚上好。”刘国林看起了小女孩父亲递来的病历,这孩子6岁,没有大病史,这次也不是感冒、发烧、腹痛等常见小儿急症,现在看患者的样子也很正常,不哭不闹不叫痛,刘国林就问起诊来,这是怎么了?

    那母亲苦着脸,语气颇是激动“刘医生,我女儿今晚不知道怎么的,老是眨眼睛,有时候又皱口皱鼻的,看着就不对劲,但是最奇怪的是,我刚刚哄下她睡觉,她突然发出一种怪声……我学不出来,那声音很怪……”

    “我们都吓着了。”那父亲也是十分紧张,“那种声音不是调皮就能发出来的,刘医生你看看是什么问题?”

    “哦,嗯。”刘国林点头应着,瞧了瞧小女孩正常的面色,拿电筒照了照她的眼睛,又看了看她的口腔和喉咙。

    口腔没有异状,扁桃体没有发炎,眼睛对光反应正常,一切都正常。

    刘国林心里已有了初步判断,这应该又是那种父母神经过度紧张的乌龙病例小孩子没事情,只是闹别扭,或者只是有一点皮外伤,就把父母给急坏了,带着孩子就往医院来挤急诊。

    但这些话他自然不会说出来,而是继续问诊,女孩妈妈说她眨眼睛这种症状是今天才出现的,到了晚上特别频繁,还发出了那种怪声,暂时只发出过一次。

    “小姑娘,你妈妈说你今天老眨眼睛,怎么了,不舒服吗?”

    刘国林向6岁的小患者问道,让自己的声音语气听着温柔一些,不然这个年龄段有些患者是不会配合的。

    “唔……”小女孩有点羞怯,摇摇头,“我就是想眨。”

    “那你现在不想眨吗?”刘国林微笑地问道,从他们进来到现在也有3分钟了,小女孩没有特别多地眨眼。

    “我现在不想眨。”小女孩点头。

    “那么……是不是像挠痒痒那样?”刘国林想了想,“痒的时候就想挠,不痒的时候就不需要挠了。”

    “嗯!”小女孩同意这种说法。她的父母面面相觑,依然十分紧张,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那你发出的那种声音,也是这样吗?”刘国林又问,“就像打喷嚏那样,你想打,所以就发出声音了。”

    小女孩又是点点头。

    “那你能忍住吗?”刘国林问道,“想眨眼睛和想发出声音的时候,能忍住吗?”

    “不知道……”小女孩这回摇头了,看了看父母,“我没想那样的啊……我不知道。”

    问了这一番诊,刘国林已经基本确定自己之前的判断,拿起钢笔,往病历本上潦了几笔。

    这孩子没事,闹情绪吓唬父母的吧。他看了看,感觉那父亲比较冷静,就让那母亲带着小孩先出去,再组织着说辞,要注意说出诊断结果的同时不激惹到对方。

    “孩子应该没什么事。”刘国林慢慢地说,一有不妥的苗头就会停下,“在她这个年龄段,孩童是会通过这种手段博取父母注意的,你们注意一下她的情绪,回去让她好好休息……”

    “刘医生!”那父亲却顿时激动起来,甚至比刚才的母亲还要激动,国字脸有些涨红了,“不是这种问题!我女儿平时很乖的,我们家很和睦,她不会闹这种别扭,而且那种声音真的非常怪,根本就不像是人的声音……刘医生,现在不是有那个什么超自然力量吗,这会不会就是那种事情……”

    刘国林心里嘀咕,我又不是天机局的医生,就算是超自然力量我也看不出来啊。

    但他真的觉得不是,小姑娘那么健康,这父母关心则乱而已。

    “呃。”刘国林看了看病历本的患者名字,郭沁颖。

    “郭先生,你先别急,我没说你孩子就是在闹别扭,她可能就是本来跟你们开个玩笑,但看你们急了,就不敢说出来,怕被你们责怪。现在先再观察,你们也不要怪她,如果继续还出现那种症状,到时候再看看。”

    “可是……”郭先生还是焦虑,“可是那种怪声真的很吓人……像是在重复着两个字,像在呼唤着什么。”

    刘国林听着真的有点想笑,有些家长的想象力就是特别丰富,尤其自从天机局面世以来,有些家长简直可以去当编剧了,小孩子咳个嗽就怕是新军团病,小孩子做梦磨个牙说个梦话又怕是撞邪。

    偏偏有些孩子特别精鬼,为了不去上学、为了逃避责骂等的各种原因,有时候会编造自己生病,肚子痛什么的,有的编得特别假,换在以前没有家长会相信,但是现在,又得带来医院闹一场。

    他们这些基层医生的工作,真是越来越难做了啊。

    “郭先生,要不你可以打那个天机报警热线?因为如果真的是超自然力量方面的事情,那我也没办法。”

    刘国林也不会说这肯定与超自然力量无关,前辈们教了,他自己也有经验了,医生不能那样说话。

    什么判断前面都得加个可能、也许、或者、考虑、应该……这是医生的说话之道。

    “哦……”郭先生挠着脑袋,还有点欲言又止。

    还好这位郭先生算是明白事理的人,并没有继续闹,而是这样带上病历本出去了。

    刘国林的看人判断还是没有错的,那位郭太太听丈夫说了之后又走进急诊室来,要求他是不是开点消炎药、打个针什么的,起码也做点什么吧?刘国林真的无力吐槽,好端端的开什么消炎药。

    最后,郭太太还是被丈夫劝出去了。

    这对夫妇带着女儿继续留在候诊大厅观察女儿情况,但小沁颖确实没继续出现症状,他们也就没做什么。

    时间到了零点,刘国林把手头工作交给接通宵夜班的同事,白大褂一脱,就回医院的宿舍睡觉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