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岸线文学 > 武侠修真 > 仙宫 > 第五百三十八章 九尾银狐
    南宫启明指诀变幻,银色小剑上方站立的九尾银狐立刻有所反应,看向不远处的叶天,九条银色的尾巴顿时全部都立了起来。

    那银色小剑“唰”的一下消失在原地,就立刻在叶天的身边传来了碰撞响动声。

    竟是刚才消失不见的银色小剑,此时猛然加速,好似凭空消失一般,不过饶是其速度再快,还是被镇岳龟山图挡了下来。

    镇岳龟山图悬浮在叶天周身前,银色小剑上方站立的九尾银狐元神凝视了那镇岳龟山图片刻,就立刻消失不见。

    南宫启明看着再次消失的银色小剑与那九尾银狐,嘴角不禁露出一抹异笑。

    就在此时,一道银色的光芒蓦地出现在叶天的身侧,镇岳龟山图瞬间涨大数倍挡了过去,但出现在镇岳龟山图前方的却是那只九尾银狐,而那柄消失的银色小剑,已然疾驰地出现在叶天的胸口。

    银色小剑刺向叶天的心脏,镇岳龟山图已然无法回去阻挡,绿光缭绕的龟壳忽然朝着面前的九尾银狐化成了一道绿色光芒,那绿色的光芒在空中形成了一个牢笼,将九尾银狐强行困于其中。

    旋即镇岳龟山图猛地冲着那片绿雾围绕一圈,困住九尾银狐的那团绿雾瞬间没入镇岳龟山图之上。而在绿光之中,一只银色的九尾狐狸元神,挣扎着想要逃脱,然而任凭它如何挣扎,绿光都始终将它束缚在其中。

    这一切全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而在此时,那柄银色小剑已然落在叶天胸口的皮肤上,经过四次蜕变的《九转引星先天诀》第二重炼皮淬骨,皮肤和肌肉的坚硬程度都已经达到了上品法器的防御能力,并且皮肤和肌肉的韧性更是强到上品法器也无法破坏的地步。

    故而银色小剑落在叶天身上的瞬间,南宫启明能够清晰地感觉到一股阻力在阻挡银色小剑落下,于是,他狠下心一咬牙,咬破右手指尖,用鲜血在空中快速地画成一个符文,冲着叶天胸前的银色小剑一指,口中发出一声沉喝。

    “疾!”

    就见那道符文瞬间没入银色小剑之中,原本受阻停滞、变得光芒暗淡的银色小剑,瞬间爆发出璀璨的银色光芒。

    而在这时,一直没有任何表情的叶天,双手忽然抓住了胸前的银色小剑,刹那间,他的身体已经凭空移动了半步,银色小剑割破了叶天双手,化作一道银色光芒冲入后方的一片大山之中。

    “轰!”

    身后的山间,顿时传来一声巨响。

    银色的光芒一闪而逝,贯穿了一座又一座大山,所过之处,漫天烟尘,一片狼藉。

    一连毁掉七座大山,银色小剑的杀势才算止住,随后化作一道银色光芒回到南宫启明的面前。

    “你究竟是怎么从我的神识攻击中逃出来的?”南宫启明见到叶天还有抵挡之力,忍不住开口问道。

    即是南宫启明,对方才发生之事也是感到有些匪夷所思。

    对方不过是结丹初期修为,对于神识的了解还处于最初期的阶段,就算他天资卓越,悟性极高,领悟到了神识的窍门,但终究不过是个结丹初期的修士。

    想要抵抗自己的神识攻击,不仅要有一定的技巧,还要有强大的神识基础,除非……他有别的依仗。

    想到此处,南宫启明看向在叶天周身围绕的镇岳龟山图,此时绿光中的九尾银狐元神已经失去了挣扎,随着绿光在龟壳的纹路上游走,甚至就连九尾银狐的气息都已经感应不到了。

    不想这龟壳不止能抵抗外力,还能帮助其抵御神识的入侵。

    “南宫启明,你已经用尽手段,现在换我出手了。”叶天看向南宫启明,微微一笑说道。

    话音落下,叶天胸口处的伤口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着,伤口部位最终变成一条细不可见的缝隙,恢复如初。

    同时,叶天手上被银色小剑划伤的伤口,也在瞬间恢复。

    南宫启明看到叶天的伤势迅速恢复,心中不免一阵感慨,如此强大的恢复力,此子的肉身强度恐怕要超过大部分上品法器的防御能力。

    就在这时,叶天猛地出手,青决冲云剑化作一道青色虹光,直逼南宫启明的眉心。

    方才南宫启明用神识攻击,威力之强远超叶天预料,若是没有镇岳龟山图护体,他险些丧命在那银色小剑之下。

    虽然镇岳龟山图阻挡了一些神识风暴的威力,但毕竟镇岳龟山图是一件防御法宝,对神识的防御是有限的。

    对若非识海中的神识风暴将《生死簿》激活,只怕自己的神识此时已经严重受损,成了一具行尸走肉。

    一直以来,叶天都知道《生死簿》威力非同小可,可是除了遇到骨冷冰炎和生死危机之时,《生死簿》会爆发出一股能量,其余时间叶天根本无法动用它。

    南宫启明的那道神识攻击真的很强,不过当它遇到《生死簿》之时,神识风暴尚未接触到《生死簿》就被一道白光击中,强大到叶天无法阻挠的神识风暴,瞬间瓦解,彻底消散。

    甚至,就连叶天受损的识海,也在《生死簿》散发出来的白光下不受任何影响,所以叶天才会在醒来的第一时间做出反应,抓住刺进心口部位的银色小剑。

    南宫启明深知青决冲云剑威力很强,自己手中的银色小剑又因为失去了封禁在其中的九尾银狐元神,品阶已经大不如前,眼下能爆发出来的中品法宝的威力就已然不错了。

    只是面对青决冲云剑,南宫启明也不敢小觑,当即指诀变幻,控制着银色小剑瞬间冲向了青决冲云剑。

    做好这些,南宫启明慎重地自怀中取出一张血红如墨的符篆,上面用黑色的字体写着密密麻麻的符文,细密的符文几乎微不可见。不过,叶天已经通过符篆上面散发出来的气势,猜测出这是一张不下于婴境期境界的符篆。

    “封!”

    南宫启明口中吐出一个字,就见那张血红色符篆瞬间变成一张血丝细密的大网,瞬间罩住冲向银色小剑的青决冲云剑。

    叶天原本以为那南宫启明已经黔驴技穷,不想他还有此后招。

    转瞬间,青决冲云剑已经被血丝细密的大网罩住,那血丝大网不断地收缩,顷刻间化作一张上面写满密密麻麻符文的符篆,而在符篆之内,隐约可以看到两柄小剑困于其中,正是叶天的青决冲云剑和南宫启明使用的银色小剑。

    看到血红色符篆一下子困住青决冲云剑,南宫启明眉目舒展起来。

    叶天尝试着控制青决冲云剑突围出来,然而,无论是青决冲云剑在符篆内部变化成一百零八柄青色小剑,还是各种其它组合,都无法突破血红色符篆的封禁。

    尝试了几次无果,叶天当下不再犹豫,立刻施展出《诛仙剑诀》中记载的已知最强剑阵:天罡泯灭阵。

    这时,血红色符篆内部,原本一动不动的青决冲云剑瞬间分化成一百零八柄青色小剑,这些小剑刚一出现,立刻按照一种特点的方位排列布置。

    “叶天,你先前所料自是没错,老夫在苍梧秘境耗尽一切,但老夫既然从乾坤塔内安然离去,自是在苍梧秘境有所收获的,这张封仙符篆乃是出自苍梧真人的手笔,哪怕是一名元婴期修士,困入其中也是无能为力。”南宫启明看到血红色符篆中的青决冲云剑还在挣扎,冷眼讥笑道。

    原本这张符篆极其珍贵,他还准备留着日后跟南宫瑾或是南宫敬对决之时再用,不过今日眼见叶天有镇岳龟山图这等玄妙法宝,就立刻不再保留,用尽浑身解术,也要让杀死叶天,夺其法宝。

    话音刚刚落下,血红色符篆忽然涨大了两三倍。

    正欲收起血红色符篆的南宫启明也是一愣神,才注意到血红色符篆之中,青决冲云剑分化出一百零八柄青色小剑,产生一股极其强大的气势,而且这股气势在其中不断攀升,接二连三地冲击在血红色符篆的同一个部位。

    这般一来,就算能够困住元婴期修士的封仙符篆,仍然难以抵挡青决冲云剑一次又一次的冲击,毕竟封仙符篆威力再强,也是一张符篆,受限于自身灵力和材质的影响,无法向法宝一样持续攻击。

    不过两个呼吸,封仙符篆瞬间涨大几十倍,化作一张血丝相连的细密的大网,其中,青决冲云剑分化而成的一百零八柄青色小剑正在疯狂的冲击其中一处相连的血色网丝。

    一剑,两剑……

    二十六剑,四十九剑……

    青色小剑耗尽了近乎一半的攻击,终于斩断了其中一处相连的血色网丝,血红色的封仙符篆瞬间崩碎,化作一片灵力逸散在空中。

    与日同时,天罡泯灭阵还未彻底攻击完,就在封仙符篆破碎的一瞬间,余下的青色小剑瞬间分布在附近十丈之外,形成一个圆形阵法将叶天和南宫启明一起困于其中。

    南宫启明只觉得一股压迫力自四周涌来,紧接着青决冲云剑分化而成的青色小剑,瞬间化作一道青色虹光冲向南宫启明,剑光几乎一闪而逝,眨眼间就到了南宫启明的身旁。

    看到突然爆发出强大威力的青色小剑,南宫启明也有些弄不明白,叶天怎么会突然爆发出如此强的攻击来。

    南宫启明一时间没来得及闪躲,一柄青色小剑已经洞穿了他的左肩,一道血柱立刻喷涌而出下来。

    见识到青决冲云剑爆发出来的威力,南宫启明的脸色变得颇为难看,因为刚才那一击的威力,只有元婴期的修士才能办到。

    只不过此时哪里容得了南宫启明多想,又是一道青色剑光闪起,飞速冲向了南宫启明。

    刚刚受过一击,南宫启明当机立断,张口喷出一口精血,右手快速在其中画出几道符文。

    符文瞬间化作一道血色光芒,没入南宫启明的头顶,就见在他头顶的天空中,出现了一个血红色的通道,与此同时,南宫启明化作一道遁光,险而又险地躲过青色小剑的攻击,冲向血红色的通道,向南方疾速而去。

    南宫启明就此受伤逃走,叶天这边的情况也没有好到哪去,脸色惨白地收起青决冲云剑,体内灵力就在方才的片刻之间,已经是耗去了大半。

    “虽然我的修为稳固在结丹初期,金丹也有所增强,可是施展天罡泯灭阵还会消耗掉大量灵力。看来,天罡泯灭阵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能施展,否则,一旦无法斩杀敌人,很可能就会平白丢掉自己的性命。”

    想到这里,叶天不禁苦涩一笑,正欲离开之时,刚刚外放的神识猛然一扫,陡然察觉到周围正赶来诸多修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