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岸线文学 > 科幻恐怖 > 黎明之剑 > 第六百九十二章 转折点
    天空阴云密布,带着潮湿泥土气息的风从北侧山脉的方向呼呼吹来,秋日枯黄的落叶和草絮被风卷起,打着旋拍打在列车洁净的车窗上,菲利普站在铁王座的战术段指挥所内,注视着车窗外不断向后退去的荒原和树林,眼神沉静。

    时光会让一个人变得成熟,尤其是当这时光在战场上度过,再青涩的人也会历练成为沉稳的战将,曾经年轻而锐气的塞西尔骑士如今已经成为帝国陆军的最高指挥官,稳重可靠的气质成了这位年轻人如今最大的收获,他安静地站在那里,和四年前比起来,显得锋芒内敛了许多。

    技术人员们在铁王座的控制台前忙碌着,一边控制着这台庞大的战争机器运转,一边和前线、和后方保持着时刻畅通的联络,一名技术军士从附近的某台设备上抄录了一些数据,来到菲利普旁边“将军,前导工程列车传来报告,轨道已闭合,临时停靠站已就绪,铁王座可以全速前进了。”

    菲利普点了点头“全速前进——长风要塞那边有什么新情况么?”

    “提丰人没有额外动作,马里兰将军在继续警戒。”

    菲利普嗯了一声,没有再多说什么。

    他没有想到,曾经在磐石要塞秉持着传统的骑士精神对魔导战舰发动冲锋,作风相当古板老派的马里兰骑士,竟然会用一连串意想不到的计策吓唬住了边境上的提丰人,那位脑袋像石头一样的老派骑士在天翻地覆的时代面前也终于学会了机谋巧算——尽管他还没有掌握长风要塞一连串行动的细节情报,但仅从目前传回来的信息,他也不难猜到那位马里兰将军都做了些什么。

    但这样的手段终究是不能长久保住边境的,真正想要挡住提丰人,还是得靠铁王座这样的“移动要塞”。

    作为陆军的最高指挥官,菲利普此刻正奉命亲自带领着一支队伍,搭乘修复一新的铁王座前往长风要塞,如今路程已经过半。

    以这辆列车的速度,再加上目前已经畅通的铁路线,要抵达目的地用不了多长时间。

    远处的天空更加阴沉了一些,阴云笼罩的方向正在东部的边境线,一场可以预期的大雨正在酝酿,按照德鲁伊们的推算,降雨范围应该会覆盖整个长风防线。

    但是这对铁王座并没有影响——作为一座新锐的机动要塞,这趟装甲列车并不在意陆地上的绝大部分风雨。

    ……

    冷风吹在冬狼堡高高的塔楼外墙上,带起黑色的旗帜猎猎飞舞,执勤的骑士们尽职尽责地站着岗,不少人的视线都忍不住看向长风要塞的方向,但所有的视线最终都只能止于眺望。

    来自帝都的收缩命令已经下达数日,帝国骑士团和魔法师团均按照命令留守在冬狼堡东侧的驻地内,尽管对峙的气氛仍然十分紧张,但富有经验的老兵们已经判断出了局势这场仗,怕是打不起来了。

    外墙哨塔上,一名哨兵法师取消了鹰眼术,缓和着因为长期执行监控而略有些疲惫的精神,另外一名哨兵法师则适时接替,鹰眼术的符文再一次浮现在哨塔上空的空气中,被撤换下来的法师一边揉着眼睛,一边有些憋闷地嘀咕着“好好的,军团级水晶阵列都送上来了,竟然就不打了……”

    “这是命令,长官们有自己的考虑,”旁边养精蓄锐的战斗法师睁开眼,没什么表情地说道,“而且你没看到那些阵地么?塞西尔人明显都准备好了——他们挖了一堆坑,你还主动要往里跳么?”

    “……哎……上头考虑的事儿,我们这些当兵的就别想了,”哨兵法师摇摇头,一阵寒风吹来,又让他忍不住缩了缩脖子,“嘶……还真是到秋天了,越来越冷了。”

    “是啊……秋天到了,”战斗法师起身打了个响指,召唤出一道微风护盾笼罩在哨塔顶部,随后低头看了一眼城堡主楼的方向,“如果安德莎将军在月底之前下令撤退,我们还能赶得上回家过安灵节呢。”

    一片落叶从哨兵们的视野中划过,在风中飞舞着,落进了堡垒内墙,落在要塞指挥官的窗台上。

    安德莎灰白色的长发被秋风吹起,年轻的狼将军抬起手,捋过脸庞的灰发,发丝间露出的眼神中带着一丝不甘和阴郁。

    副官站在她面前,低着头提醒道“将军,陛下的命令已经下达数日,铁河骑士团不能一直留在冬狼堡防线上——您至少应该下令让他们回到东部的营地里,否则国内的贵族议会恐怕会在这个问题上指责您……”

    “议会里的家伙永远不会知道边境的局势有多紧张,”安德莎烦躁地站起来,打断了副官的话,“而且我仍然觉得有哪不对……一切都太理所当然了,一环套着一环,逻辑上没有任何问题,但直觉在给我示警……”

    作为一位军团指挥官,安德莎知道自己不应该用“直觉”之类的理由来解释问题——如果她是个占星师或通灵师这样说倒还问题不大,但她是一名超凡骑士,她最需要保持的就是理智和谨慎,然而自从那些塞西尔人在防线增兵,自从边境陷入对峙施压的状态以来,越来越严重的烦躁感就在影响着她的情绪,到现在帝都更是传来了防线收缩,铁河骑士团回撤的命令,那种源自直觉的示警更让她坐立不安。

    就仿佛冥冥中有个声音在不断告诉自己,她正在错过一个足以改变历史的关键点。

    副官看着自己的长官显露出和往常不一样的状态,在片刻的沉默和斟酌之后,这名一贯沉稳的骑士说道“将军,或许您需要再看一看最近长风要塞的增兵记录和他们的阵地铺设情况?”

    安德莎沉默了片刻,突然点点头“把记录拿来——另外还有最近一段时间塞西尔人的大商队在几个贸易镇的采买记录。”

    “是,将……”副官点点头,然而他的话刚说到一半,房门外便突然传来了一阵匆匆的脚步和几声吵嚷,有一个略显尖利的声音在走廊上高声喊叫着“我要见安德莎将军!万分紧急!万分紧急!”

    “什么人?”安德莎抬起头,高声说道,“让他进来。”

    房门被卫兵打开了,一个穿着学士短袍、手里抓着一把纸张、身上佩戴着帝国徽记的中年人跌跌撞撞地跑了进来,他似乎在硬闯过来的时候和士兵发生了一些冲突,看上去颇有些狼狈,但他在安德莎面前挥舞那些纸张的时候仍然嗓音洪亮“将军!塞西尔人的防线有问题!我们可能上当了!”

    安德莎仔细辨认两眼之后才认出这是冬狼堡顾问学者的一员——在军队改制之后,罗塞塔大帝在军队中设置了“顾问学者”这个特殊的团体,这些让人联想到皇家顾问团的人通常是同时有着战场经验和学识的战斗法师或祭司,他们比一般士兵和武将更擅长思考,又比纯粹的文官更熟悉战场,他们用自己的经验和谋略来分析各种情报,以参考、建议的方式为军队的最高统帅提出意见,是现代提丰军团中非常重要的人员。

    一些老派的骑士统帅并不是很喜欢这些总是对他们喋喋不休的顾问人员,但安德莎一向重视顾问学者的意见,她甚至考虑过几条针对顾问学者群体的改进方案,提交给皇帝陛下之后让这些顾问能够在军队中产生更积极的作用,此刻看到一个顾问学者如此匆忙地来找自己,她的表情立刻严肃起来“先生,发生什么事?”

    “将军,塞西尔人的防线有问题,他们……咳咳,他们可能是在拖延时间,”中年人在得到同意之后立刻来到安德莎面前,将手中的纸张摊开放在桌上——那原来是一份份清单,“您看,这些是他们的增兵记录,这些是他们的阵地增筑情况,这些是他们的物资——我们通过情报手段侧面收集到的、推测到的物资流通数据,您看看,您看看这些数字!”

    “看上去很正常,”安德莎仔细看了两眼,眉头紧皱,“但……我觉得有哪不对。”

    “当然不对!这些数字本身没问题,但它们的变化有问题!”中年人大声叫嚷起来,“太平稳了,变化过于有规律,士兵的增加和物资的流通如果各自画一条线,那这两条线几乎是直的,而且尤其是物资方面——这方面的情报最难收集,最难收集的情报是不可能准确的,如果准确并且呈现出规律性,那就一定是假的,是对手故意给我们看的!”

    一道亮光闪过脑海,安德莎终于知道自己隐隐的不安来自何处了。

    “太蠢了……我真是太蠢了……”

    年轻的狼将军低声念叨着,脑海中却突然回忆起父亲曾经对自己说过的一句话

    最狡诈的敌人不是把自己的秘密都藏起来让你看不见,而是什么都给你看——你却看不出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

    她霍然站起身,语速飞快“冬狼第一骑士团,轻装出行,向帕拉梅尔高地前进——我亲自带队。命令铁河骑士团在平原三角区集结,黑旗魔法师团待命,所有军团级魔力水晶预热,做好出击准备!”

    副官高声回应“是!”

    他没有询问将军万一判断失误该怎么办——作为狼将军,作为温德尔家族的继承人,这位看起来年轻的女士在下命令的时候就早已想好了一切后果,如果这次判断真的出了问题……她也一定会拼尽全力让第一骑士团撤回来,然后自己承担一切责任。

    他也没有质疑将军这“违抗皇帝命令”的行为是否妥当——因为在冬狼军团成立的那天起,“狼将军”就被赋予了一定的前线决断权,当发生紧急事态而又来不及联络境内的时候,狼将军是有这个权力采取决断的。

    而至于塞西尔人会不会因此被激怒,会不会因此找到“大义”的名头,会不会对帝国施压,副官并不去想太多。

    帝国是每一个提丰军人的后盾,而军人被派到前线,是来打仗不是来养老的。

    一支装备精良,几乎三分之一成员都由超凡者组成的骑士团被迅速组织起来,在愈发阴沉的天色下,在愈发寒冷的秋风中离开了冬狼堡,沿着平原南部的“曲廊”地带迅速向着帕拉梅尔高地进发,而提丰帝国最精锐骑士团之一的铁河骑士团则迅速在冬狼堡前的三角地带集结起来,锋矢遥遥指向远方的长风要塞,数以千计专门培养的战斗法师也来到了集结地点,随时等待着第一骑士团的消息传来。

    萧瑟的寒风吹过平原,被风席卷的战旗在风中鼓动,骑士团名下的狮鹫骑士在高空盘旋着,发出嘹亮的鸣叫,在冷风呼啸中,安德莎戴上了家传的翼盔,策马跑过骑士们形成的队列,在队伍最前方拔出长剑“前进!帕拉梅尔高地!前进!”

    ……

    装甲狮鹫掠过云层,在阴云的掩护中绕开了提丰人的狮鹫侦察兵,在这铁甲猛禽背上,戴着防风镜的塞西尔骑士俯下了身子,将消息迅速传回给要塞的指挥官。

    提丰人的一个满编大骑士团突然对帕拉梅尔高地发动了进军。

    马里兰站在指挥室中,死死地盯着眼前的地图,盯着地图上标注出来的箭头方向。

    那支提丰骑士团所指向的方向……是个假阵地。

    他们识破了——在铁王座抵达之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