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岸线文学 > 都市言情 > 生活系游戏 > 第三百一十章 很抱歉让你们担心了
    很快,专访就轮到了江枫。

    因为江永去茶楼和江卫明进行父子谈话了的原因,这次陪吴敏琪下来的是王副主编。

    王副主编还有些奇怪,怎么江永送章光航下楼送着送着人就没影了,只发了条微信说自己临时有事要离开一下后就没了消息。

    王副主编一连给江永发了好几条消息他都没回,他都有些担心江永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

    王副主编领着江枫走到了包厢门口。

    许辰专访的地点总是千奇百怪的,后厨,家里,亭子,后院,观景台,包厢,大厅,甚至有的时候可能就在大街上一边走一边问,在想在哪儿就在哪儿,怎么随心怎么来。

    包厢已经是难得的非常正常的专访地点。

    江枫推门进去,王副主编留在门口,见江枫进去后转身去隔壁整理刚刚吴敏琪访谈的录音。

    江枫走进了包厢,许成刚刚说了不少话现在正在喝茶,许成旁边坐着一个年轻姑娘,低着头,刘海挡着脸看不清,正在用笔在本子上写东西。

    江枫觉得这个年轻姑娘很面熟,虽然看不清脸,但这个低着头刘海挡着脸的样子非常的眼熟。

    这句话是怎么说来的,这位妹妹看着好生面善,似是旧相识。

    陈秀秀抬头。

    “秀秀?”江枫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陈秀秀怎么在这儿?她现在不应该在魔都吗?

    7月份的时候江枫听王秀莲同志说过,陈秀秀在魔都的一家还不错的企业找了一份实习生的工作,陈督袖还特意发朋友圈炫耀了一番。

    “好久不见。”陈秀秀道,继续在本子上写东西。

    “你们认识?”许成来了兴致。

    “她/他是我邻居。”江枫和陈秀秀异口同声。

    “十几年的邻居。”江枫补充道。

    许成愣了一下,很快就接受了这个巧合:“那可真是巧了,小江师傅你也别站着快坐下来。”

    许成专访从来不带旁人,就连《知味》的主编和副主编都得呆在隔壁,这次让陈秀秀留在这里,主要是想看看陈秀秀在成为一个优秀的美食评论家方面有多高的天赋。

    想要成为一个优秀的美食评论家光有灵敏的味觉是不够的,她得会吃,会品。不光要吃出菜品的好,还要能吃出菜品的劣,好在哪里,劣在哪里,什么食材,什么烹饪方法。

    这些靠天赋是不够的,需要大量美食的堆积,需要时间。说白了就是需要钱,需要砸钱,需要长时间的砸钱。

    品位都是钱砸出来的,只有见识过好的才会知道旁的差在哪里。

    许成告诉陈秀秀今天中午的那些菜分别是谁做的,让她留在这里看自己是如何专访的,然后让她问问题。

    许成并没有指望陈秀秀能问很有水平的问题,他就像是一个补课老师,需要先了解学生的进度才能确定指导方案。

    陈秀秀的水平让他感到惊讶。

    她问的问题非常专业,很有水平,一针见血,她能吃出章光航和吴敏琪所做的菜品的缺点并且指出,眼光和品鉴水平都非常的高。

    这根本就不像是一个普通家庭出身的女孩子能过办到的,一开始许成以为是因为陈秀秀的父亲或者母亲厨艺非常好的,所以才能养出这样好的舌头和味蕾。

    现在看来,这一切可能都要得益于江建康。

    “既然大家都认识那也就不用我介绍了,陈秀秀是《知味》的实习生。既然你们两个已经认识多年了,那便让陈秀秀先来来提问吧。”许成道,他看得出来江枫有些紧张,所以让与他熟识的陈秀秀先来提问。

    陈秀秀这一个月来跟着江永吃吃喝喝偶尔做采访,也有了几分记者的样子,正襟危坐,笔记本翻到全新的空白页,笔放在摊开的笔记本中间。

    “你和吴敏琪还有章光航一样都是从小学出,但与他们不同的是你中途放弃了。既然放弃了,为什么突然又捡起来了?”陈秀秀问道。

    江枫:……

    大家都是好朋友,你原来能吃几碗饭我都知道,用不用一开始就问这么刺激的。

    “不用紧张也不用着急,可以慢慢回答。”许成道,“如果有些问题不想说也无需强求。”

    江枫想了想,捋了一下思路,缓缓道:“因为你。”

    “啊?”陈秀秀愣住了。

    “你还记得你去年暑假时的样子吗?”江枫问道。

    陈秀秀想了想:“120斤,有点胖。”

    江枫:……

    “我说的不是体重,是你的状态。那天你和陈叔在我家店里吃饭的时候我差点都没有认出你,不只是因为你瘦了。”江枫道,“你没有发现吗?那时候的你是一脸病容。”

    “病容?”陈秀秀愣住了,她那个时候正处于节食减肥最疯狂的时候,从最开始的一天两顿变成了一天一顿饭一顿水果,之后变成了一顿水果,最后变成了一碗粥。

    她那个时候关心的只是体重秤上不断下降的数字,她没有胃口,什么都不想吃,就算是饿的胃疼也不想吃东西。没有力气,不想走路,总是脸色苍白,唇色发白,晚上的时候经常耳鸣,精神衰弱,穿着睡衣披头散发的样子就像女鬼。

    但陈秀秀觉得那都是正常的,毕竟人不吃饭怎么可能会有力气,长时间三餐不定胃疼也是正常的,只要能瘦什么都是值得。

    她体验过胖的感觉,不想再重新回到那个时候,她心里积压了太多的负面情绪却无处发泄,太多的负面情绪都快把她整个人吞没了。她只能不停的饿着自己,只有饥饿才能让她意识到自己是个胖子。

    后来她恢复了正常的饮食,也意识到她之前的行为无异于自杀。她开始运动,每天在健身房中用大量的运动来发泄自己心中的负面情绪。

    她的生活开始渐渐变好,她能穿进去从前根本不敢想象的尺码的裙子。

    她向喜欢的男生表白了,表白成功。

    她进了一家有名的杂志社当实习生,莫名其妙地被主编器中。

    陈秀秀觉得这一切都是节食减肥带来的,即使胃病一直没有好,即使她曾经狠狠地伤害了自己的身体,但她不后悔。

    让她再选择一次,她宁愿当一个死气沉沉的瘦子,也不愿意当一个活泼快乐的胖子。

    “可能有一点吧。”陈秀秀道。

    “那时候我们都很担心你。”江枫道,“陈叔很担心你,我爸妈很担心你,我也很担心你。你虽然瘦了很多但你整个人都死死沉沉的,一脸厌世的样子,陈叔都担心你哪天想不开从楼上跳下去把你家的窗户锁得死死的。”

    “那天你在我家的店里吃完饭后我听见我妈和我爸说,虽然你瘦了但是没有原来好看了,整个人的精气神都没有。”江枫道,“我们都很担心你,只不过用的方法不同。陈叔带你去我家店里吃饭,我爸给你做你最爱吃的九转大肠,我妈给陈叔送腌菜想让你哪怕喝粥也要多喝几碗。”

    “那罐腌菜是王姨送的……”陈秀秀愣住了。

    她以为那罐腌菜是陈督袖买的,再加上那个时候陈督袖老在她耳边唠叨着要她多吃点,她心情烦躁一怒之下把那罐腌菜扔了。

    她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她想起来了,因为过度节食和长期饥饿她的脾气变得非常的暴躁。她爸只在家呆了一个多星期,她就和他吵了十几回的架,她的负面情绪不敢向外人宣泄只能在自己的亲人身上发泄。

    “我会重新开始练习厨艺,就是因为我那时候在想是不是因为我熬的粥太难喝了你才会不愿意喝。我开始研究煲粥,后来的事情你也清楚,我爷爷来了,阴差阳错自然而然的就重新开始学厨了。”江枫道。

    其实现在想想最开始熬的那一锅粥是挺难喝的,真是难为陈秀秀了。

    陈秀秀沉默了。

    “谢谢,很抱歉让你们担心了。”

    许成:???

    明明我才是那个要给江枫进行专访的人,为什么我一句话都插不进去?

    这难道不是我的主场吗???

    ps:

    天太热了,整个人都死气沉沉的,写出来的小说感觉也是死气沉沉。

    因为5号和6号无法评论的缘故,给大花送祝福只能从7号开始,请大家记得7号给大花送祝福呦~